本月杂志

2020年8月上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2017年5月中期

领导技术:一个领导科学重要概念被掩蔽的原因探源/聂世军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聂世军 日期:2017-06-12 19:03:30
的、各司其职的官员),他们无须技术训练,其获得管理人员的资格不是个人的社会身份和家族地位,而是个人具有的魅力。魅力型领导在行使领导权力时,常常跨越权限,超越程序,突破层级。决策没有确定的、固定的议事机构和决策程序,往往凭魅力型领导的个人智慧和激情、动机、意志。因此,魅力型统治是典型的人治,也是一种不注重、不采用规则和技术规范的领导方式。在韦伯看来,魅力型领导存在的关键性问题在于,这是一种不稳固的、不能持久的统治形式。这不仅因为魅力型统治内部缺乏稳定的组织机构和程序、缺乏基于专业技术的职业人员及其对日常经济活动的鄙视,更重要的因素在于,没有哪一个社会总是处于激动人心的革命或变革状态。如果要继续保持魅力型统治,新领导就必须有魅力,但魅力不像财产或职务可以继承或指派,而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东西。如果将魅力同职务等同起来,那么这里的魅力就失去了原来的意味。[4]由于我国根深蒂固的排斥领导技术因素的文化传统,魅力型领导容易受到社会大众的狂热追捧,但这种魅力型领导在向现代法治社会转型中却困难重重,这也是本文尤其强调重视领导技术问题、强化技术治理的重要原因。所谓技术治理,是指政府行政职能的发挥不仅依赖已获授权的权威,而且依赖其不断改进的程序和技术。社会治理意义上的技术是一种追求治理效率的治理程式,是一组可以有效计算、复制推广并考核验证的治理流程。治理技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摆脱人格化特征,就事论事。当我们谈到治理技术时,主要对应的是行政活动,虽然这些治理技术最初的出发点和动力源都来自政治系统,但一旦进入治理技术的程式,那些政治系统衍生出来的政治行动,不管其最初是否正当,都会慢慢落入技术的套路之中,逐渐去政治化——技术的操作者不再关注治理行动本身是否正当,而是关注如何让治理程式更有效率,以便获得更大的技术收益。[5]在我国目前正处于改革攻坚期和剧烈转型期的特定历史节点上,重视领导技术和技术治理,在现代化思维和体制主导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具有异乎寻常的重要意义。
  除了以上分析,领导技术概念在现代领导科学话语体系中被掩蔽,也与我国目前领导科学研究中研究主体单一、囿于培训思维而弱化学术思维有较强的关联。当前,从事领导科学的研究者主要是党干校教研人员,其主要职能是对培训对象进行有关领导科学基本理论和基本方法的讲授,主要精力是对领导科学教材体系进行编写和完善,主要研究成果往往体现在对于西方管理理论、领导思想的引入和述评,以及依据中央最新精神和战略部署对领导实践要求的阐释等方面,普及性、培训性的色彩比较浓厚,探索性、创新性、融合性的学术色彩相对较淡,研究缺少专业深度,跨学科研究不足,领导科学研究的想象力不够丰富,基于迅速变化、转型的领导实践进行理论概括、概念归纳、体系拓展的激情和能力还有待增强。另外,高校从事领导科学的研究者,重点在于企业管理,缺少对于治国理政、地方领导实践创新等重大主题的关切,研究话题和研究方式还带有引入阐释和强行植入的痕迹,本土化不足,而且存在刻板模仿实证研究的单一方法、烦琐累赘、形式大于内容等问题。相较于政治学提出了政治技术、社会学提出了社会技术、行为组织学提出了组织技术、决策科学提出了决策技术等,领导科学迄
[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