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1年9月下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领导前沿

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的落实困境与化解策略/周 巍 杨幸玉

来源:领导科学 作者:周 巍 杨幸玉 日期:2021-06-15 10:15:01
统筹客观上会出现晋升时间前后不一致的情况,从而引发怨言。
  4.制度落实的激励失效与权责失衡
  职级晋升对公务员的激励作用不足。根据《规定》的职数要求,暂不考虑领导职务公务员,则二级调研员至四级调研员职位数量与一级主任科员至四级主任科员职位数量合计应当不超过机关综合管理类职位数量的72%。若再加上领导班子成员职数,则30%的领导班子成员可以实现“双占”,即同时占有职务和职级,因而理想状态下基本上可以实现各级干部全覆盖,单位若有空编则完全可以实现全覆盖。但是,单位全体人员都可以通过职级晋升提高相应待遇,致使职级晋升对公务员职业发展的激励作用越来越弱,进而使职务与职级并行失去其制度意义。
  晋升职级后出现权责不一致的情况。职务与职级并行后,职务公务员因承担领导职责,责任重压力大。乡科级副职领导职务虽领导一级主任科员,但在工作量与组织问责方面有明显差别,若工作出现偏差首先追究领导责任,导致领导职务责任大、担子重,但相应的权力与收入待遇无法与之匹配,出现权责不一致的情况。此外,职级公务员符合职务晋升条件可以转任领导职务,相同年限下,职级公务员比职务公务员晋升阻力小,且在后期提任领导职务时不受影响。例如,乡科级副职领导与四级主任科员同样因工作失误受到处分,后者再次获得提拔的机会更大,即使不提拔,职级晋升后的三级主任科员收入也比乡科级副职领导职务工资高。因此,部分资历较老的干部受权责失衡影响,权衡利弊后为了求稳而不愿当领导,希望保持现有工资收入与待遇,容易造成懈怠。
  三、推进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在基层运行的路径
  (一)加强顶层设计,提出指导意见
  进一步完善《规定》,在制度层面明确职级概念,界定职级晋升范围与依据。要加强顶层设计,在宏观层面提出指导性思想,把握职级晋升对基层公务员有效激励的大方向,避免概念模糊、界定不清导致对政策的错误解读,挫伤基层公务员的工作积极性,进而不能达到激励的最终目标。上级政府要通过召开座谈会、发布会等方式正确传达中央文件要义,大力宣传政策精神。各单位各部门也要组织全员参与学习,确保政策被正确解读、精神被准确传达,对涉及公务员切身利益的重大事项,如工资、住房、医疗等待遇的提高要确保全体公务员第一时间关注并随时跟进。各级部门针对部门内特殊情况、复杂问题要及时向上级部门或组织部门报告,通过召开专题研讨会来解决老同志的职级晋升问题,确保每位符合晋级条件的同志都能切身享受到政策带来的益处,从而激发其努力工作、为人民服务的积极性。
  (二)加强前期调研,制订晋升方案
  中国基层公务员基数大,相应出现的复杂问题也较多。在《规定》出台后,符合条件需要晋升职级的公务员数量众多且具体情况不同,如何统筹安排特殊情况下同志们的晋升问题,协调解决单位内部门内不同年龄段与不同职务的公务员的晋级情况,是亟须解决的问题。因此,各单位要加强前期调研,设置专门的调研小组通过正式或非正式的途径全方位收集信息,各部门各科室也要详细制作每位公务员的信息表,包括职务、级别、任职年限、工作能力等,一方面作为内部考核的依据,另一方面呈交上级统筹安排。在前期充分收集资料的基础上,依据各单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