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8年10月中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2018年4月中期

决策者多元化目标视角下的专家咨询模式探析/张颖春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张颖春 日期:2018-06-06 17:51:10
  【摘  要】实践中决策咨询过程必定被决策目标所左右,决策目标的多元化为专家在决策咨询中兼任咨询对象和决策客体双重角色创造了条件。专家咨询模式可以依据决策者的多元目标需求从实践中提炼总结为四种:技术服务模式、统一思想模式、政治协商模式、信息采集模式。实践中,由于决策者目标的多元性,专家咨询多具有复合性特征,即多种模式混合。
  【关 键 词】决策目标;专家咨询模式;知识运用;专家角色
  【作者简介】张颖春(1971— ),男,中共天津市委党校教授,研究方向为政治制度。
  【中图分类号】C9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606(2018)11-0046-03
 
  一、知识运用理论评析
  知识运用理论的形成同思想库问题的研究密不可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思想库作为拥有政治地位和影响力的社会组织开始吸引政治学家的注意,如保罗?迪克森的思想库研究,罗伯特?达尔的多元理论中所探讨的思想库参与政策影响的竞争问题等。早期的专家咨询理论只是作为思想库的一个组成部分来研究,20世纪70年代以后,知识如何转化为政策的问题,即专家咨询过程开始受到西方学术界的关注,逐渐形成了知识运用理论。
  Caplan提出的“两大群体理论”对知识运用过程中的障碍问题做出了解释。Weiss在20世纪70年代末提出了六种非常有影响力的知识运用模式,解释社会科学研究运用于公共政策的路线图。英国学者布尔默考察了政府利用社会科学所采取的各种方式,并将其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问题为中心的、工具性的和由控制导向的“工程”模式;另一类是提供一种总的指导,并与其他许多内容一起被输入决策过程的“启迪”或“石灰石”模式。在Weiss等人的研究基础上,Landry从决定知识运用的主要因素差异角度,提出了知识运用的科学推动、需求拉动、传播、交互四个模式。
  知识运用理论反复证明了一点:如果知识研究者希望知识进入政策过程影响政策制定,知识就不再是纯粹的知识,而是政治过程的一部分。知识与知识运用是两回事,知识或者说能否被认定为知识,取决于是否有科学依据和能否得到客观验证,而知识运用则更多地取决于政策制定者的主观选择;知识或许能够得到运用,但从根本上说,是政策制定者的备选对象和可以利用的政治工具。
  二、决策咨询过程中的两个阶段
  满足各种知识运用模式的条件或许能够增加知识运用的机会,但不能保证知识一定得到运用。从知识运用的结果,我们可以简单判断出知识与决策主体目标之间的对应关系,如果知识能够得到运用,表明知识得到了决策者的认可,反之,则表明知识不符合决策者的目标要求。造成知识未被运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也许是知识本身存在问题,也许是知识与决策者的价值观念或政治利益发生冲突,也许是决策者对知识未能理解或者有其他更好的选择等。这说明,从知识未被运用一端到被运用一端的区间内存在着可能永远也无法找到完美答案的灰色地带。
  决策者目标的多元性决定了这一灰色地带的存在,也为专家和决策客体之间的角色转换提供了条件。多种知识运用模式的研究实际上都蕴含了一个理论假设:在参与决策过程中,决策主体和决策客体是决策咨询活动发生的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