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0年1月下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2017年10月中期

循吏文化与当代官德建设/李悦田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李悦田 日期:2017-12-05 16:49:10
为促进一个地区的和谐稳定与发展,当地领导的态度和带头作用是其中的关键。面对艰苦的环境,于成龙也不是没有畏惧和担忧,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直接面对。罗城的匪患是影响当地百姓安居的祸害源头之一,于成龙亲自组织剿灭匪寇,“约会乡民练兵,亲督剿杀”,同时他并没有将治理匪盗简单归结为剿灭扑杀,而是做出科学的判断和长远的分析。于成龙的治理心得是:“夫地方何盗?盗即民也。民虽无知,决不乐于为盗,必为饥寒刑罚迫之而为盗也,责在有司。清净寡欲,先之德教,以端风俗,继之保甲,以防不虞。勿戕民命,勿剥民肤,俾各安室家,各恋妻子,此弭草窃之末议也。”
  而在合州,最需要解决的是恢复地方的社会秩序和经济生产问题。据记载,于成龙在合州重新恢复祭祀典仪,创造条件鼓励流民返乡,订立乡约,鼓励耕织,并敕令整治驻防兵营纪律,防止兵丁扰民。例如,在《规划铜梁条议》中,于成龙为铜梁尽快恢复发展提出六条规划:一是“在外流移宜招也”,二是“土著流寓既入版籍俱系县民理宜和也”,三是“荒田宜辟也”,四是“风俗宜整也”,五是“县城之驻防宜撤也”,六是“寡妇幼子宜恤也”。每条之下数据翔实,分析切弊,对策因地制宜,可见于成龙在经济民生工作方面非常扎实稳健。
  来自朝廷的不合理摊派和赋役也对罗城与合州的民生发展产生了影响,于成龙则不唯上司命令,尽力减轻民众负担。《于清端公政书》第一篇为《条陈盐引利弊议》,所谓“盐引”是指摊派在百姓身上的买盐任务,多数官员明知有弊却不敢多言,而盐引使得罗城本就凋敝的经济雪上加霜。于成龙上此条陈,阐释问题根源所在,提出解决方案,对罗城的行政和民生大有裨益,所以列为《政书》首篇。而合州乃是重要楠木产地,朝廷由此摊派了采伐楠木进贡京城的任务,《于清端公政书》录有于成龙上呈巡抚《查采楠木详》,力陈采伐不要惊扰民众,并且设计了合理的采伐方案,缩短工期以尽量减少对当地的影响。
  罗城、合州虽然条件艰苦,但为官掣肘之处不多,也不必太过拘泥于官场的繁文缛节,只要做好官员本分,一心为民即可。但随着职位的擢升,一些情况发生了相应变化。于成龙因政绩斐然升任黄州府(今湖北境内)同知,后又升为武昌知府。在黄州和武昌为官,必须适应更加复杂的官场环境和官场规则。对此,于成龙也有疑虑和不适。黄州的城市规模和物质条件都比罗城与合州优越许多,各级官员配置和官场秩序也较之更加复杂。所谓的官家威仪和排场不再是能够忽略的小事。同僚衣狐裘绸衫、出门仪仗威风,而自己布衣简行,不仅不能成为美德,还会引来他人的侧目和不满。在这种情况下,怎样保持本色而不被环境同化,是官场生态不能回避的一个问题。
  在历代《循吏传》中有一个现象:一些循吏明明有升迁的机会,但由于任地父老的挽留而放弃高升选择在该岗位上长期任职,或者升迁之后不久就退隐乞归。这种选择固然有不贪富贵、不恋权力的道德和人格因素作用,但也可能是出于对更复杂官场环境的回避。官阶的升高对于保持循吏本色未必是助力,其实更多的是挑战。手中掌握的权力扩大之后,怎样控制好自己的心态,抵制欲望和环境的侵蚀就是非常艰难的考验。
  于成龙在湖北为官期间得到了上级湖北巡抚张
[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