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8年10月中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领导前沿

“飞鸽型”干部“粉饰”心理的成因及破解之道

来源:领导科学 作者:郭 郁 日期:2018-01-31 19:03:58
  对于有能力的干部进行必要的职业历练是确保其思想、行为实现质变的重要环节,也只有深入基层真正体察民情、洞悉民生,方能在日后想群众所想、思群众所需。但部分干部并未看到深入基层、深入群众这一过程的真正用意所在,反而将其视为自我“镀金”的有效经历,在工作中所希望实现的也并非创新发展,而是抱有“稳中求进、平安着陆”的“粉饰”心态,成为名副其实的“飞鸽型”干部,即路经此处,仅做短暂停留即可。这不仅严重影响干部任用,更会破坏创新务实的组织氛围。探寻对“飞鸽型”干部“粉饰”心理的破解之道,已成为完善组织治理的重要环节之一。
  一、“镀金”与“维稳”的特殊诉求:“飞鸽型”干部“粉饰”心理的本质所在
  (一)“走过路过,必要经历”的“镀金”目标
  “飞鸽型”干部往往从一开始就已经认定自己即将在基层展开的工作,并非为了创绩效、争成绩,而仅仅是服务于未来升迁调动的必要过程。既然是“过程”,也就无须付出过多精力。作为一个短暂“路过”的过客,自己既不会在此扎根,更不会主持全局,仅以“平和”之心按部就班地推进工作即可,做好、做足这件事,顺利完成有限期限内的历练,也就成功实现了对自我职业经历的“镀金”目标。
  (二)“不冒头、不担当”的“过客”态度
  对于个人而言,只有真正融入组织、热爱组织才会主动将自我发展与集体发展紧密关联,否则过于关注自我得失,必然不惜损害集体利益而换取个人所需。“飞鸽型”干部之所以不愿意在历练过程中全身心投入,正是在于其并未实现自我与组织的完全融合,无论是表态、做事,还是交流、沟通,“飞鸽型”干部都更愿意成为“不醒目”的边缘之人,以规避冒头、领头所招致的担责风险。究其实质,就是将自我利益与组织利益进行了彻底区分,仅仅以“过客”之态被动参与组织事务,并未真正以组织利益为先,这就必然导致其重自我得失而轻责任担当。
  (三)“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维稳”思想
  “过客”的自我定位使得“飞鸽型”干部不仅将工作目标设定为顺利完成“镀金”过程,更会进一步促使其主动规避职业风险,即在“维稳”的思想认知下,完全避免对新事物、新问题的触碰,从而确保自我整个工作过程中无过错、零失误,即使这将导致最终结果的低效甚至是无效。可以说,“飞鸽型”干部看似极力维持零失误的工作态势,但其所放弃的却是对新方法的尝试、新领域的拓展和新机遇的把握,在维持自我状态“平稳”的思想下,为避免自我因尝试、实验而犯错,不惜降低组织处事效率和发展速度。
  (四)“不主事、不揽事”的“选择”作为
  在权责对应机制下,干部做事就必须同时承担与之相对应的责任,不做事虽不用担责,但也容易招致“不作为”的否定之声。对于“飞鸽型”干部而言,这就必须首先实现“做事”与“无责”间的完美融合,如何做事、做什么事也就成为其选择的关键环节所在。为确保整个历练过程的零失误,“飞鸽型”干部既不会完全不做事,也绝不会因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