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8年5月上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领导前沿

单位主权力与微权力的博弈关系及调控方略

来源:领导科学 作者:张 淼 李 娟 日期:2017-10-16 15:49:16
其也存在主动承担与被动承担甚至是拒绝承担两种选择:若责任确是由自我所引发,或上级领导给予其承担后果的相应补偿,或上级领导通过敢担当的精神刺激下属产生同样的情怀,则下级可能选择主动承担,此时,上下级共同承担责任可实现成本付出最小化;若责任的承担让下级感觉存在不公平、不公正、不合理之处,或上级领导的搪塞推诿态度使下级心生抵触,则下级很可能以无法实现、成本太高等为由选择不承担或在上级强行转移行为下被动承担,此时,上下级为实现对责任的有效承担,将付出更大的沟通、补偿成本。
  (三)在行政决策认知方面
  从权力的本意来看,其所指的就是改变个人或团体行为的能力,权力的大小范围均决定于自我所处的职位。位居高位的主要领导者所掌握的权力要高于微权掌握者,其行政决策往往直接关系组织的未来发展,这就意味着其政令的发布将面临两种选择——大而空的绩效式决策和具体且务实的惠民式决策。对于下级而言,面对来自上级的政令无论其是否从思想上认可,均应确保行为上的响应,但响应的程度与方式却也面临两种选择:一种选择,上下级认知一致,或积极响应有助于自我政绩积累的绩效式决策,此时上下级所关注的焦点一致但政策实施效果却大打折扣;或积极执行服务于民的惠民式决策,此时,上下级在思想认知上一致且正确,通过彼此协调一致的行为确保民众利益最大化。另一种选择,上下级认知不一致,或是上级的绩效式主张遭到下级服务于民思想的抵制,出现下级消极履行或拒绝执行绩效式决策的情况,此时,虽然上下级行为焦点偏离,但对于民众利益却能实现有限保障;或是上级服务于民的政策无法唤起下级的积极响应,即下级在决策过程中更关注自我政绩的实现,而拒绝或抵触仅实干、无实惠的行政命令,此时,上下级决策认知的偏离将导致惠民政策的难以落实。
  (四)在人脉资源方面
  权力掌控者都希望实现对相关群体的有效团结与组织,使其在关键时刻响应自我的政策政令。对于主权力的掌握者而言,各微权力掌握者正是其想要团结的力量,在彼此互动的过程中其会表露出拉拢或排斥两种不同的态度:对于与自己政见一致,或具备自我赏识品行、品格的下属,其会表现出显著的拉拢、亲近态度;而对于不听指挥或与自己性格不合者则会直接排斥。对于下级微权力掌控者而言,其也面临两种选择:一者,在上级已表现出排斥的态度时,仍主动与上级亲近,甚至不惜溜须拍马,此时,其将成为上级政令的头号响应者与执行者,最终通过自我的努力融入圈子;或是在上级表露出亲近态度时也迅速给予热情回应,此时,上下级可迅速达成同盟,实现彼此人脉资源的有效积累。二者,无论上级领导者态度如何,微权力主体始终将民众利益的获取视为首要目标,秉持自我信仰,不搞圈子文化、不关注人脉资源积累,此时,虽然微权力的掌握者很难第一时间走入上级领导视野,没有有力的政治资源,却是真正服务于民的优秀干部。
  
  二、不同层级权力主体博弈的主要原因
  
  (一)不同层级权力主体对于权力使用目标与效果的关注点存在差异
  首先,不同层级权力主体在对具体问题或事件的认知上存在差异。主要领导者所关注的焦点是该事件可能引发的宏观效应以及对组织整体运行的影响,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