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8年5月上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领导前沿

单位主权力与微权力的博弈关系及调控方略

来源:领导科学 作者:张 淼 李 娟 日期:2017-10-16 15:49:16
,而这些因素又直接影响着具体行为的发生,若彼此差异较大,则必然引起权力的博弈。不仅如此,不同的行事作风也会招致不同层级权力主体配合与协调艰难,有的干部雷厉风行、敢作敢当,有的却唯唯诺诺、言行谨慎,彼此在事件处理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完全不一致作风态度,必然引致其思想与心理的矛盾,进而诱发彼此权力的博弈。
  
  三、严控上下级间权力博弈的策略选择
  
  1.在目标制定阶段综合考虑不同层级权力主体的具体需求,尽量兼顾各方利益,力求通过目标体系的构建实现帕累托优化。经济学家认为,博弈均衡状态的维持在于保持资源总量不变前提下,通过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改善一方福利,同时不会减少另一方福利总量。对于权力博弈的改善同样应注重对权力综合运用效率的提升,即在综合考虑不同目标需求的情况下,以确保战略目标顺利实现为基本前提,通过目标体系的构建而实现对基层领导部门目标的兼顾,进而确保部门领导在权力行使过程中能始终与上级领导在目标认定上保持一致,以避免彼此短期目标差异所导致的权力博弈,提升权力综合运用效果。
  2.在政策、政令制定过程中综合发挥不同利益团体的效用,通过多方博弈确保最终决策的科学性和民主性。公共选择理论认为,博弈行为的存在并非完全破坏组织的正常运行,来自于利益群体、立法机构与行政机构等不同团体间的多方博弈往往有助于确保最终决策的科学性与民主性,有助于综合体现集体意愿。在权力博弈中同样涉及不同利益群体,既有掌握决定权的主要领导层,也有具体执行政策的部门领导层,还有广大组织成员,想要实现博弈结果的科学性与民主性,就必须同时将三种不同利益群体均置于事件处理中,而非仅限于任意两者间的有限博弈。只有反复平衡多方意见与诉求,才能破解权力运行阶段的“囚徒困境”,也才能最终确保决策的科学性与合理性。
  3.对于主权力掌控者而言,应将惠及不同部门利益视为政策形成阶段重点考虑的问题之一,而非将利益惠及视为政策执行阶段的利益划分问题。对于主要领导者而言,其掌握着组织运行发展的决策权,实现组织利益最大化就是其必须实现的重要目标,这就必须首先实现对各部门行为积极性的充分调动,有效确保不同部门利益诉求的充分满足。在政策形成阶段将部门利益纳入考虑范围,能有效避免行为实施阶段因刺激性不足而导致的额外成本投入;仅将部门利益惠及视为利益分配阶段的主要问题,就可能无法确保集体利益总量最大化的实现,自然也无法实现各部门所获利益的最大化,还可能因为部门参与性不足而增加更多的额外成本。
  4.完善组织成员与各级领导间的信息沟通机制,避免信息不对称导致机会主义倾向加剧。在权力博弈中,由于不同层级权力主体对信息掌握程度的不同,部门领导有可能为实现对博弈优势地位的占据而出现误报、错报、漏报和谎报信息的情况,这种微权力运用中所表现出的机会主义倾向将直接导致权力博弈的“变质”。基于此,一方面,组织要充分运用当前多样化的信息搜集方式,实现对组织员工相关信息的有效搜集,尤其是在政策执行后来自于下属的反馈信息应在有限时间内有效搜集,并及时反馈给各级领导,使其充分了解自我工作的效果与反响;另一方面,上级领导应通过创新沟通方式,实现与组织一线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