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0年7月上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2018年2月中期

政府大数据应用中领导干部的信息化领导力及其提升路径探析/陈文春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陈文春 日期:2018-02-28 15:47:23
大数据应用中产生的信息数据,通过领导活动提高不同的政府信息系统协同共享的效率与效益。
  网络沟通能力是领导干部信息化领导力的基础。在政府大数据应用过程中,领导干部作为政府形象的代言人,其基于信息技术的沟通能力显得尤为重要。一方面,政府内部各类信息系统的上线,改变了组织内的传统沟通方式,即网上办公系统、业务审批系统(内网)以及微信群办公改变了领导干部与下属之间的沟通方式。另一方面,政务微博、微信公众号以及政务APP的运行,也改变了领导干部与外界之间的沟通方式。沟通方式的改变对领导干部的沟通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网络沟通能力是领导干部灵活运用信息技术、大数据技术与政府内外进行有效沟通的能力,这一能力是政府大数据应用中领导干部信息化领导力的基础。良好的网络沟通能力有助于领导干部更加自如地与组织内外不同群体进行沟通,拉近与不同群体的距离,提升政府形象。
  三、领导干部信息化领导力存在的不足
  如前所述,政府大数据应用蓬勃发展,领导干部应用大数据以及信息技术的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信息化领导力日益成为领导干部领导力的重要内容,但一些领导干部在数据敏感性、网络沟通、协同整合以及信息安全意识等方面仍存在不足。
  (一)数据敏感性欠缺
  数据敏感性是指领导干部从政府大数据应用中海量、复杂且冗余的数据中识别有价值数据的意识,是领导干部大数据战略意识的重要体现。随着政府行政审批“一站式”服务平台的建设,行政审批数据日益庞大。以深圳市的行政审批数据为例,2016年,行政审批类事项产生了1300多万条数据,执法类事项产生了300多万条数据。这些数据是闲置还是被深度挖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导干部的数据敏感性。当前,在政府大数据应用中,领导干部的数据敏感性还有待提升。一方面,以部门模式推进建设的重要数据库,如人口数据库、企业法人数据库、自然资源数据库等重要信息资源仍以孤岛形式、静态地“存档”于各自的信息中心,并未实现优化配置。[2]另一方面,对于政府在线服务平台获取的网络实时记录与信息,大多数政府部门尚未使用云计算及物联网等技术进行快速分析和计算,未统计出公众诉求分布、办理情况、满意度等。上述现象的存在说明政府大数据应用下领导干部的数据敏感性欠缺、信息化领导力不足。
  (二)网络沟通能力薄弱
  政府大数据应用对领导干部的网络沟通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在大数据时代,领导干部的沟通对象不仅包括部门成员、公众,也包括网络意见领袖和网民。网络舆论是社会敏感事件与热点问题的反映,尤其在突发事件中,对网络舆论的引导与监管是领导干部网络沟通能力的重要体现。然而,部分领导干部在网络沟通中表现出的拖延和随意等行为,对时事动向、舆论发展以及政府形象产生了负面影响。如天津港“8?12”特大火灾爆炸事故发生后,天津官微未及时发声引导网络舆论发展,导致不实消息传播,给政府后续工作带来了不利的影响。与以往面对面接待活动不同,网络沟通的虚拟化特点使得领导干部面对更多的是网络信息与发言评论等文字信息,领导干部自身对网络语言的熟悉程度、对网络信息的解读能力都会对其网络沟通能力产生重要影响。因此,网络沟通能力薄弱是当前政府大数据应用中
[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