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0年8月上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2017年7月中期

高管灵性资本与创业绩效的关系研究/夏文韬 顾建平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夏文韬 顾建平 日期:2017-08-01 18:50:17
高管灵性资本对组织合法性具有正向影响;假设H3:组织合法性在高管灵性资本和创业绩效之间起中介作用。
  三、研究方法
  (一)测量工具
  本文采用国内外认可度高、较为成熟的量表,特邀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的两位博士研究生进行双盲的“翻译—回译”工作,并由南京师范大学商学院三位管理学领域的专家对量表语义进行修改,此外,还参考了两位创业企业高管的意见和建议,保证了问卷所有题项在内涵上的准确性以及精确性。
  1.高管灵性资本问卷
  本文对国内外有关灵性资本的文章进行研究,主要借鉴了Fry(2005)编制的灵性领导量表、美国学者Steger编制的人生价值和意义量表以及顾建平(2014)编制的真实性领导量表,在省市两级政府有关部门的帮助下进行预调研。根据预调研结果的反馈,最终确定了人生态度、价值观、使命感、人生意义四个维度共计16个条目。所测题项采用Likert 5点计分的方式。
  2.组织合法性问卷
  目前国内外对组织合法性的测量十分成熟,结合特定的经济背景和经济形势,本研究主要采用张玉利和杜运周(2012)设计的组织合法性量表,共计7个题项,如员工作为公司成员感到自豪、顾客对企业产品评价很高等。所测题项采用Likert 5点计分的方式。
  3.创业绩效问卷
  主要参考了曲维鹏和谢振东(2007)设计的创业绩效量表,包括市场占有率与去年相比明显提高、近一年盈利明显增多等2个获利性绩效维度,以及公司规模扩张很快、想离职的人数减少、员工工作能力提高很快、对公司业绩很满意、公司业务迅速扩张等5个成长性绩效维度。其全部的测试项均采用Likert 5点计分的方式。
  此外,本文根据研究目标和研究方法,选取了企业年限和企业规模等因素作为控制变量,并进行同源偏方差分析,采用了Harman单因素检验法进行检验,研究结果表明,测量中不存在严重的同源偏方差问题。
  (二)信度和效度分析
  本文运用AMOS6.0软件对高管灵性资本量表、创业绩效量表、组织合法性量表进行CFA分析。CFA分析结果显示,各量表数据具有较好的拟合度,说明高管灵性资本量表、创业绩效量表、组织合法性量表具有较好的构念效度。此外,高管灵性资本、创业绩效、组织合法性的Cronbach’s α值分别为0.877、0.857、0.761,说明高管灵性资本量表、创业绩效量表、组织合法性量表的信度较好,达到了统计学要求。
  四、数据分析与研究结果
  本文对高管灵性资本、创业绩效以及组织合法性的均值和标准差进行描述性统计以及相关性分析,研究结果显示:高管灵性资本与创业绩效显著正相关(r=0.701,p<0.01),初步支持了假设1;高管灵性资本与组织合法性显著正相关(r=0.738,p<0.01),初步支持了假设2,并且组织合法性与创业绩效显著正相关(r=0.644,p<0.05)。综合上述分析,初步证实了组织合法性在高管灵性资本与创业绩效之间起中介作用。
  本文采用层次回归法来进行检验。首先,做创业绩效和高管灵性资本的回归分析,结果显示,高管灵性资本对创业绩效具有正向影响(C0=0.696,p<0.01),假设H1得到验证;然后,将组织合法性与高管灵性资本进行回归分析,结果显示,高管灵性资本对组织合法性具有正向影响(a=0.754,p<0.01),假设H2得到验证;最后,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