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0年7月上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2016年12月中期

国内外领导正直的研究综述/高日光 沈华礼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高日光 沈华礼 日期:2017-01-22 16:39:00
,即考虑领导言行一致和道德性两个方面。Yukl(2010)指出,正直是指诚实和行为与其所宣扬的价值观之间的一致性。
  三、领导正直的测量
  (一)结构维度
  1.McFall(1987)对正直的分类。McFall(1987)将正直分为个人正直和道德正直。个人正直是指在面对任何压力或诱惑时,个体仍坚持自己的立场和原则,即使该原则不被社会认同;道德正直是指个体坚持道德原则,是以个人正直为基础的,并可以进一步分为个人道德和社会道德。个人道德是指个人要坚守的道德原则,不要求大家都去遵守,而社会道德则是指社会大众均要坚守的道德原则。
  2.Edgar和Pattison(2011)对正直的分类。Edgar和Pattison(2011)将正直分为个人正直(personal integrity)和专业正直(professional integrity)。个人正直是从个人立场出发,以个人的价值观为基础,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颜韵梅,2013);专业正直是指个体需要在工作中应扮演的角色(医生、律师)及遵守相应的职业操守。
  3.Bauman(2013)对正直的分类。Bauman(2013)将正直分为实质性正直(substantive integrity)、形式化正直(formal integrity)和个人正直(personal integrity)。实质性正直是指践行道德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会促进人类社会的发展,要求所有成员都去遵守;形式化正直是指践行非道德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会阻碍社会的发展;个人正直是指践行个人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无关乎道德与否,是个人根据自身感觉来选择对自己来说比较重要的理念。
  (二)测量工具
  1.Craig和Gustafson(1998)的行为道德量表。Craig和Gustafson(1998)开发了31个条目的量表来测量领导的行为道德性。典型条目如“在工作过程中,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故意伤害到我”“会经常取笑我的错误,而不是教会我如何去改正”。后来Cheng和Jiang等(2013)在比较中国和美国员工对领导正直的感知时,将上述量表修订成5个条目。典型条目如“我的上级会故意曲解我所说的话”“我的上级会因为他自己的错误来批评我”。结果显示,该量表具有较高的信度和效度。
  2.Simons、 Friedman、 Liu和Mc Lean Parks(2007)的行为一致性量表。Simons、 Friedman、 Liu和Mc Lean Parks(2007)开发了单个维度的8个条目的量表,因其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而被学者广泛使用。前6个条目测量领导言行是否一致,典型条目如“我会履行对他人承诺”。后2个条目测量领导是否坚持自己的原则和价值观,典型条目如“不管面对任何压力,我仍坚持我的原则”。
  3.Moorman、 Darnold、 Priesemuth和Dunn(2012)的两维度量表。Moorman、 Darnold、 Priesemuth和Dunn(2012)开发了包括“道德行为”和“行为一致性”两个维度的量表来测量领导正直,该量表包括8个条目,前4个条目测量领导的道德行为,典型条目如“领导是诚实的”“领导会尊敬他人”。后4个条目测量领导的行为一致性,典型条目如“当领导承诺某件事情时,你就会肯定这件事一定会发生”。
  4.Moorman、 Darnold和Priesemuth(2013)的三维度量表。Moorman、 Darnold和Priesemuth(2013)开发了“行为一致性”“道德行为”和“跨情境的一致性”三个维度的量表来测量领导正直,该量表包括16个条目,前6个条目测量领导是否履行承诺和遵循自己所倡导的价值观,典型条目如“领导会履行承诺&r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