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8年2月上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领导前沿

中国何以将成为新型世界领袖

来源:领导科学 作者:王善平 日期:2017-10-16 15:26:05
  世界领袖从来不是自封的,而在于其是否成功推进新一轮全球化。如今,以已经开行2000多列的“中欧班列”“亚欧班列”为例,在以轮船为中心的海权时代、以飞机为中心的空权时代之后,全球正在进入以高铁为中心的陆权时代。作为技术最全面、经验最丰富、资金最充裕的“全球基础设施建筑师”,中国正在全速推进以“一带一路”为枢纽的“普惠包容型全球化”,她必将在推动全球互联互通、满足各国共同需求、赢得世人广泛支持的过程中成为新型世界领袖。
  一、交通与金融是经济全球化的“酵母”
  促进经济全球化,神似于酿造美酒。
  在酒业王国,经过太阳的光合作用,粮食和水果中的单糖形成了;通过酿酒酵母的催化作用,再把单糖分解为酒精和二氧化碳,而后配以好水、好酒缸、好酒窖,就能酿出令人心醉神驰的美酒。酿酒酵母用量虽然少,其价格也未必昂贵,却是提高酿酒产量和质量的“关键少数”。否则,谷物满仓,水果丰收,万事俱备,独缺上好酵母,还是酿不出美酒。
  在经济王国,劳动犹如光合作用,劳动者与劳动资料的结合,打造出了五花八门的产品。贸易则好比催化作用,促进人才、物品、信息、资金的流通与整合,源源不断地催生出让人眼花缭乱的新产品和新思想。可见,诱发经济裂变、质变、巨变的关键变量,既不是自然条件,也不是辛勤劳作,而是在全球贸易中发挥四两拨千斤作用的交通和金融。否则,产品再多,交通不畅,金融滞后,各类要素无法发生“核聚变”,全球大繁荣只能是空中楼阁。
  远古交通仰仗人力、风力、畜力、水力,古代贸易则借助贝壳、羊只、绢帛、金属,其固然也能让各类生产要素发酵,但无法突破大自然的先天限制,只能催生限于民众温饱水平的少数“盛世”。如今,得益于下述两个“经济酵母”的大发展,经济规模已经从单一国家扩展到欧盟、东盟等区域性经济组织乃至全球,经济繁荣则从间歇型增长变成基于经济结构优化的持久型增长。
  一是交通。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都要依靠交通。运输费用高低,既影响工商活动、行政治理的效率,也影响信息、思想、情感交流的深度与广度。古代交通凭借自然力,国内外交往都很落后,各国极易陷入封建割据、军阀混战、闭关锁国的状态。现代交通则依靠日新月异的科技,其效率之高、融合之深、影响之大,早已使人们从“全国通时代”进入“全球通时代”。
  二是金融。以物易物,效率非常低。若仰赖贵金属,则很容易受钱荒困扰。贵金属也是大自然的馈赠,产量有限,交易不便,势必形成贸易瓶颈。如今,纸币早已淘汰贵金属货币,电子货币正在快速取代纸币,货币供应充足,交易成本低廉,融资异常活跃,钱荒早已从“拦路虎”变成“纸老虎”。
  可见,现代人早已摆脱老天爷强加给人类的“紧箍咒”,既能通过人工培育酿酒酵母来大批量酿造各色美酒,也能通过人工培育“经济酵母”来催大催熟规模经济。在本质上,“全球化”实为“化全球”,既依赖现代交通的全球化,也依赖现代金融的全球化,这绝不是简单的互联互通,而是深度融合、整合、化合。
  打个比方,倘若“经济酵母”缺失,只有光合作用(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