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1年7月下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领导前沿

领导者治理单位争端的制度、权力、技术、话语视角/李冬梅

来源:领导科学 作者:李冬梅 日期:2020-04-08 12:03:34
  (三)技术上收支兼顾
  单位争端的解决意味着单位资源的消耗和组织目标实现的延期,因为争端会直接影响到单位决策的执行进度和单位成员的工作状态。因此,领导者在运用技术性手段解决单位争端时,需要兼顾技术成本与技术效果。比如,领导者使用某项技术来畅通单位内部成员之间的沟通渠道或建立信息化的沟通机制时,要充分衡量这项技术的引进或使用能够给单位成员带来多大的收益、耗费多少单位资源,也就是要进行技术使用的成本与收益分析。领导者应当明白,技术作为化解单位争端的辅助性手段,并不能直接解决单位内部存在的争端。因此,领导者在应用技术手段化解单位内部争端时,必然需要考虑技术应用的成本及其能够对争端化解产生多大的效果,也就是要坚持收支兼顾的原则。
  (四)话语上求同存异
  不同于具有强制性特征的制度或权力,话语表达对于单位争端化解的影响是潜在性质的,对于单位争端的化解也是具有双重功能的。一方面,其能够通过话语引导化解显性化的单位争端;另一方面,其也能够通过长时间的话语渗透和影响潜移默化地改变单位成员或团体的价值认知,进而将部分隐性化的争端化解在摇篮里。然而,话语表达也应当注意运用的限度。领导者运用话语表达作为争端化解方式时需要坚持一个原则,即求同存异。如果领导者企图通过话语表达来统一单位内部成员的价值认知,或强制性地推动某一主流话语表达,不仅无法实现化解单位争端的目标,甚至有可能激起其他单位成员的强烈反抗心理。因此,领导者将话语表达作为化解争端的手段,必须坚持求同存异的原则,即不能企图借助话语表达强制性地改变成员的价值认知,要允许异质性话语的存在。领导者必须明白,话语对于单位争端的化解是潜在性的、隐性化的,切忌将其上升为一种工具,否则,必然会适得其反。
  参考文献:
  [1]谭英俊.柔性治理:21世纪政府治道变革的逻辑选择与发展趋向[J].理论探讨,2014(3):150-153.
  [2]刘祖云,孔德斌.乡村软治理:一个新的学术命题[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3):9-18.
  [3]胡卫卫,杜焱强,于水.乡村柔性治理的三重维度:权力、话语与技术[J].学习与实践,2019(1):20-28.
  
  责任编辑 史雪莹  
  E-mail:ldkxsxy@163.com  
  电  话:0371 -  63931011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