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1年7月下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2021年4月下期

基层政府负担重的典型表现与减负的实现路径/周振超 李 爽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周振超 李 爽 日期:2021-05-26 16:39:45
  【摘  要】基层政府负担重的典型表现有重负、重压、重虑、重忧。进一步推进基层减负,要做到编制下移,重视干部队伍培养,建立能上能下的用人机制;完善自下而上的沟通机制,合理设置考评内容,提高群众满意度;理顺不同层级政府的职责权限,分工明确,责任共担;善于运用信息技术,提高工作效率,提升干部幸福感。
  【关 键 词】基层政府;基层干部;减负;考评;职责
  【作者简介】周振超(1975— ),男,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中国政府与政治;李爽(1995— ),女,西南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中国政府与政治。
  【基金项目】2020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推进基层政府减负的机制和路径研究”(项目编号:20BZZ038)

  【中图分类号】C9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606(2021)08-0112-03

 

  2019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指出要解决一些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切实为基层减负,并把2019年确定为“基层减负年”。2020年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持续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坚强作风保证的通知》,进一步为基层减负指明方向。因此,系统研究推进基层政府减负的机制和路径,对于更好地为基层政府松绑减负、促进基层政府提质增效、构建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具有重要意义。

  一、基层政府减负的目的:构建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
  一段时间以来,政出多门的工作机制、突袭催促的工作方式、层层施压的工作态度和处处干预的工作作风让基层人员感到十分疲乏。[1]“5+2”“白加黑”“任务重”“压力大”是相当一部分基层干部的真实工作写照。
  “基层减负年”启动后,各地各部门根据中央精神,结合自身特点,出台具体措施,落实各项政策,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但也有一些地方和单位仍然简单用“层层加码”的方式来推动工作,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加重了基层负担。在一些地方,信息化和大数据技术在基层事务中的运用并未起到减负的功效,反而穿上了增负“隐形衣”。目前,基层减负取得的具体实践成效与党中央对基层减负的要求相比仍有不足,与基层干部群众的期望也有一定距离。
  减负的本意是减少面子工程、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使基层干部摆脱本不属于基层的工作;减少不该开的会议、不该发的文件,让基层干部从文山会海中解脱出来;规范在“互联网+监督”形势下的“数据多跑腿”行为等,将基层干部从无关紧要的繁杂事务中解脱出来,让干部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抓落实,去真正解决群众在意、关心、急需的事情。
  为基层减负,是为了在更为广泛的空间营造让基层干部想干事、愿参与、勇担当的环境,改变部分地区存在的通过文件“喊口号”,行动上却“一切照旧”的问题,激励基层干部更加积极地投入本职工作,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切实服务于群众需求的高效满足,以改变基层干部“两头难”的困境,蓄积实干力量。减负不单单是减工作量这么简单,而是针对顽疾制订工作计划,对工作思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