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0年7月上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2016年12月中期

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价值的关系研究/朱永明 安姿旋 薛文杰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朱永明 安姿旋 薛文杰 日期:2017-01-22 16:57:03
mes;X2+0.2052×X3+0.255×X4+0.0196×X5+0.1158×X6+0.0999×X7。
  3.控制变量
  借鉴以往的研究成果可以发现,除了社会责任的履行情况及社会资本的积累情况外,对企业价值产生影响的因素还有很多,为保证结论的可靠性,本文选取企业规模、企业成长性、资产负债率、行业因素及年度作为控制变量,各变量及定义见表2。
  (三)模型建立
  为了检验企业社会责任对企业价值的影响,本文构建了多元线性回归方程:EVALi,t=ɑ0+ɑ1CSRi,t+ɑ2SIZEi,t+
  ɑ3GROWi,t+ɑ4DEBTi,t+ɑ5YEARi,t+ɑ6INDUi,t+εi,t。
  为了检验企业社会资本对企业价值的影响,本文构建了多元线性回归方程:EVALi,t=β0+β1CSCi,t+β2SIZEi,t+β3GROWi,t+β4DEBTi,t+β5YEARi,t+β6INDUi,t+εi,t。
  为了检验社会资本在企业社会责任影响企业价值中的调节作用,本文构建了多元线性回归方程:EVALi,t=γ0+γ1CSRi,t+γ2CSCi,t+γ3CSRi,t×CSCi,t+γ4SIZEi,t+γ5GROWi,t+γ6DEBTi,t+γ7YEARi,t+γ8INDUi,t+εi,t。
  三、实证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
  本文首先对变量进行了描述性统计,研究变量的最大值、最小值、均值及标准差结果,见表3。
  从表中能够发现,被解释变量EVAL标准差为0.0487,说明我国上市公司的整体分布较为稳定。解释变量企业社会责任(CSR)的最大值为87.95,最小值为15.12,说明不同企业的社会责任履行程度差距较大,其均值为37.9325,说明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程度整体偏低。企业社会资本(CSC)的最大值为394.3668,最小值为0.6656,且标准差为33.9661,说明不同企业对社会资本的积累程度有很大差别。另外,控制变量企业规模均值为8.4372,企业成长性指标均值为0.4365,以及资产负债率的均值为0.5006。
  (二)回归分析结果
  为了进一步揭示企业社会责任、企业社会资本及企业价值三者的内在联系,本文运用多元回归分析法对数据进行处理,分析结果如表4所示。
  首先,本文构建模型1探讨企业社会责任对企业价值的影响,结果表明企业社会责任的系数显著为正(b=0.055,p<0.05),表明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价值具有显著的正向相关关系,所以假设H1得到了支持。即企业履行社会责任能够获得其他社会成员的支持,从而提高企业竞争力,最终对企业价值产生正向影响。
  其次,构建模型2分析企业社会资本积累对企业价值的影响,结果表明企业社会资本的系数显著为正(b=0.057,p<0.01),表明企业社会资本与企业价值具有显著的正向相关关系,所以假设H2得到支持,即企业拥有丰富的社会资本,能够形成良好的声誉,从而降低资本成本及交易费用,提升企业价值。
  再次,为验证企业社会资本的调节作用,本研究通过引入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社会资本的交互项,构建模型3。回归结果表明,企业社会资本与企业社会责任交互项的系数显著为正(b=0.062,p<0.05),说明社会资本能够显著调节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价值的关系,即企业拥有丰富的社会资本,能够为企业发展提供环境支持,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价值的关系起到加强作用,使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同时能更好地提升企业价值,因此,假设H3得到支持。
  根据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