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8年10月中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领导前沿

南朝陈后主“因情蔽智”的历史之鉴

来源:领导科学 作者:严鼎程 王 阁 日期:2018-09-29 17:34:31
  【摘  要】南北朝时期,陈国后主陈叔宝是“因情蔽智”的典型案例。他贪享奢靡生活、纵情诗词歌赋、嬉戏人事安排、怠于军事战备等种种荒诞的亡国行为,与他在性情上偏爱情色、放任自我、畏惧困难、缺失理想有关。鉴于此,领导者避免“因情蔽智”,应该打破情感范式,把握交友方向,树立忧患意识,培养学习兴趣。
  【关 键 词】陈叔宝;“因情蔽智”;亡国;性情;领导者
  【作者简介】严鼎程(1991— ),男,中共中央党校研究生院战略哲学专业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战略思维与领导能力建设;王阁(1995— ),女,中共中央党校研究生院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领导能力建设。
  【中图分类号】C9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606(2018)22-0008-03
 
  南朝陈后主叔宝以一首《玉树后庭花》为标签被后人所记。该诗被称为“亡国之音”,其文如下:“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1]1346只可惜,安稳的生活就像这后庭花的花期一样短暂,不可持续。陈叔宝企图用短暂的欢乐麻醉自己的内心、忘掉担忧与烦恼,却对潜在的危险毫不关心、不思进取、我行我素、听任奸佞小人的安排,难怪后人把这首诗称作“亡国之音”。陈叔宝的种种荒唐之举给后人以深刻的借鉴。
  一、陈叔宝的亡国行为
  (一)贪享奢靡生活
  陈叔宝贪图享乐,生活奢靡,耽于女色声乐,不理国政。建国初期的帝王大多想励精图治、干一番事业,在陈叔宝即位前,陈国已建国二十五年。在陈武帝、陈文帝和陈宣帝统治陈国的二十五年间,陈国虽外部受敌,国内叛乱时有发生,但遭受战乱破坏的经济文化也在逐渐恢复。陈叔宝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开始了自己穷奢极欲的生活。陈自建国以来内廷陈设简朴,陈叔宝嫌弃自己居所的简陋,便大肆营造宫殿居室。他命人用陈年的檀木建造了临春、结绮、望仙三阁,规模宏大,楼阁高达数十丈,皆用金玉珠翠装饰,在当时可谓是空前绝后。刘禹锡有诗言之:“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奢。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2]4127陈叔宝常与宠臣、贵嫔、文士等置宴于后庭,观舞作曲、鼓乐作赋,辞藻艳丽浮华,一帮人便沉溺于这纸醉金迷的长夜之宴中。历来,统治者的骄奢淫逸都是由老百姓来承担后果,陈叔宝的奢靡生活使百姓赋税繁重,民不堪命,加速了陈国亡国的进程。
  (二)纵情诗词歌赋
  陈叔宝把诗词歌赋作为自己的爱好,这一行为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他以吟诗作赋为娱乐,做出了许多荒唐的行为。古往今来,不乏既喜好诗书又具有雄才伟略的帝王将相,但陈叔宝缺少了作为一位帝王该有的志向,忘记了一个统治者应承担的责任。陈叔宝当太子时,聚集了一批文人,经常聚会赋诗。即位之后,此风愈甚。他常让张贵人、孔贵人等八人环绕着坐在他身边,让尚书令江总、尚书孔范等文人每日侍宴于后庭,他们这批人被称为“狎客”。妃嫔、女学士与狎客们相继赋诗,迟缓者则被罚酒,诗词中尤为艳丽的则被谱成歌曲,让宫女们奏唱。亡国被俘后,陈叔宝在住处也时常大宴宾客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