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0年1月下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领导前沿

南朝陈后主“因情蔽智”的历史之鉴

来源:领导科学 作者:严鼎程 王 阁 日期:2018-09-29 17:34:31
情诗写得如此之好。偏爱情诗可算是贪色的一种表现。领导者一旦贪色,就必然会被色所左右。俗话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把刀摧毁的不仅是领导者个人,也是其背后所承载的大众的福祉。某些下属看到领导有这个偏好,就会生起投机之心,利用美色这个诱饵裹挟领导为他们的利益服务。这样,不论领导者情不情愿,最终都只能自食其果。
  (二)放任自我
  陈叔宝缺乏对自我的约束,常放任自流,因此,其失败是必然的。他的领导力体系不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系统。魏徵曾经评价陈叔宝:“起初还知道面临危险该怎么办,经常怀着怜悯之心发布一些诏书来体察百姓生活的疾苦,但是在社会局势稳定之后,他自己又煽起了奢靡享受的风气。”这就是其缺乏自我约束的表现。这一点还突出体现在他对酒的嗜好上。陈叔宝曾作过四首《独酌谣》,里面有一首谈到了喝酒时的畅快感受:“一酌岂陶暑,二酌断风飙,三酌意不畅,四酌情无聊,五酌盂易覆,六酌欢欲调,七酌累心去,八酌高志超,九酌忘物我,十酌忽凌霄。”[1]1348可以想象,酒在他的生活中有多么重要。俗话说“酒极则乱”,它扰乱的不仅是个人的身心健康,还有整个领导团队的执行力。领导者一旦对自我缺乏约束,沉溺于酒精带来的麻醉快感,就难以做出明智的抉择。一个常常处在醉生梦死状态中的人,又何来对事务的辨识感、紧迫感、道德感与责任感呢?
  (三)畏惧困难
  陈叔宝性情当中有畏难怕险的特征,这是他缺乏领导力、毅力与魄力的表现。面对隋军压境,他却说“王气在此”[3],自以为上天能够保佑他,隋军会自动败退。他手下的老臣章华劝谏他:“陛下即位,于今五年,不思先帝之艰难,不知天命之可畏……令疆场日蹙,隋军压境,陛下如不改弦易张,臣见糜鹿复游于故苏台矣。”[4]鲁迅曾说:“勇者发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5]陈叔宝就是一位怯者。他收到章华的奏表后不但没有反思悔改自己的错误,反而大发雷霆,下令将章华斩首。他的“怯者之怒”着实可悲可叹。可以想象,当陈国的臣子们看到陈叔宝将屠刀砍向了直言进谏的章华时,他们的心里多么失望悲凉,又有谁还会愿意对这样的领导者尽心尽力。领导者面对困难时产生畏惧的心态,就容易在一开始就蒙蔽住智慧的双眼,阻挡住接受正确意见的路径;内心的怯弱有时更容易迁怒到自己人身上,做出“亲者痛、仇者快”之事。
  (四)缺失理想
  陈叔宝是一个没有崇高理想信念、不求励精图治之人。到了陈朝后期,他的心态可以算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了。有道是:“同气相求”“道不同,不相为谋”。陈叔宝没有崇高的理想信念,他身边自然也大多是奸佞小人。正如魏徵所说:“陈叔宝将重要的职位交付给佞臣小人,在他身边出谋划策的人没有一个是刚正不阿之辈,处在权力枢纽的人没有一个不是贪婪忘义之徒。”整个朝堂的气氛郁郁沉沉,没有一丝欣欣向荣之气,有的尽是衰败亡国的靡靡之音。陈叔宝曾作过一首诗:“自任物外欢,更齐椿菌久。卷舒乃一卷,忘情且十斗。宁复语绮罗,因情即山薮。”[1]1348此诗透露出其想要归隐山林做个乡野醉翁的理想抱负。一个君王怎能向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