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9年3月下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2018年11月中期

奈特的“不确定性下的决策问题”对当下的启示/李 超 潘维宇 白 睿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李 超 潘维宇 白 睿 日期:2018-12-11 15:38:47
  【摘  要】弗兰克·奈特提出了针对“不确定性下的决策问题”的风险与不确定性理论,认为可以通过“先验概率”或“统计概率”来把握经济中的变化,但真正的不确定性不能由传统的可量化概率来把握,只能以不可量化但体现了个人对评估结果感觉上的置信度的估计概率来把握。当下,应该强化培育包括股份公司、保险业等在内的各类市场主体,以使它们更好地应对市场的不确定性,健全市场体系;重视企业家作为人力资本的作用,尊重企业家精神,增强企业活力。
  【关 键 词】奈特;完全竞争;风险;不确定性;估计概率
  【作者简介】李超(1992— ),男,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潘维宇(1990— ),男,西南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经济哲学;白睿(1994— ),男,西南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西方马克思主义。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亚相容解悖方案研究”(项目编号:15FZX033)
  【中图分类号】F27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606(2018)32-0049-02
 
  一、问题的缘起:新古典经济学的解释力危机
  弗兰克·奈特的风险与不确定性理论是一种关于知识状态的理论。他提出这种知识理论的目的在于解决新古典经济学因其“完备知识”假设而导致的无法解释净利润的存在及企业和企业家的独特作用的解释力危机:完全竞争条件下的一般均衡过程有着使利润趋于零的趋势[1];给定的生产函数代表了企业生产所需的一切知识,并且这种知识具有公共性,这就根本无法体现企业家对企业生产的关键作用。对此,当时的经济学家在新古典经济学的框架内做了一些修补工作。其中,被奈特认为包含有“真理之原”,即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利润存在的必要条件的理论,有约翰?克拉克的“动态说”和F.B.霍利的“风险说”。“动态说”为完全竞争分析引入了几种“社会进步”因素,试图将利润解释为由这些变动所带来的获利机会所致,这正确提示了打破了静态分析的不变世界的动态变化是利润得以存在的前提之一。“风险说”则认为利润系“一种风险的精算价值之上的超额支付,因为承担风险是‘令人厌恶’的”,并认为利润系企业家承担风险之报酬。该理论对“风险”这种认识上的不确定性因素的强调,揭示了对未来的无知状态是利润得以产生的条件,并初步认识到了企业家承担不确定性风险的职能。但奈特认为,这些理论由于没有认识到“完备知识”假设才是问题之源,揭示不确定性的存在才是问题解决之道,因此还是没有充分的解释力。对于“动态说”,如果那些“进步”都是有规律地发生,从而能被经济人完全预知,则结果便会同静态分析一样,利润机会仍会被各企业立即瓜分;而对于“风险说”,如果按霍利的理解,风险是客观且可量化的,则它通过保险便可以化为企业的“固定成本”,而保险本身是不能为企业带来利润的。
  因此,奈特认为,利润不可能产生于对未来必然性的把握中,而只能产生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性知识状态中。但鉴于传统经济学用于分析不确定性的理论只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