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8年6月上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2018年2月中期

“政策试点”在改革创新中的四维功能论析/徐成芳 闫义夫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徐成芳 闫义夫 日期:2018-02-28 17:02:10
  【摘  要】“政策试点”是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重要方法,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智慧的生动体现,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改革创新的重要模式。基于经验事实和理论逻辑分析,“政策试点”具有四维功能,即有助于把控改革创新风险、降低改革创新成本、化解改革创新阻力和提高改革创新概率。
  【关 键 词】“政策试点”;改革创新;功能
  【作者简介】徐成芳(1965— ),男,大连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实践;闫义夫(1983— ),男,内蒙古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法学博士,研究方向为政党政治与政治传播。
  【基金项目】2017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条件下意识形态建设规律研究”(项目编号:17BDJ008);2017年度内蒙古自治区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内蒙古政策创新与制度创新研究”(项目编号:2017NDB042)
  【中图分类号】D6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606(2018)05-0060-02
 
  “政策试点”是最具中国特色的政策行为,它是指在正式的政策和制度出台之前,在小面积、小范围、小规模内检验政策方案的合理性、可行性和科学性而进行的政策活动。“政策试点”实践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各个时期,经过长期实践磨炼和事实证明,它具有强大的活力和生命力,它是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重要方法,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智慧的生动体现,也是中国共产党进行改革创新的重要模式,因此也成为理解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以及中国政治过程逻辑的关键词。在当下中国改革创新中仍需要“政策试点”再发力,因此,基于经验事实和理论逻辑阐释“政策试点”功能,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功能一:把控改革创新风险
  改革创新活动充满了不确定因素,任何改革创新活动都存在风险。相应地,人们会采取防范风险的种种措施。当下中国社会经历着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生态五位一体式的深刻转型,其面临最大的风险是由“制度化程度不足所导致的”[1]。制度化程度不足导致的风险源于对中国发展与稳定的关系定位。发展很大程度上在于中国经济领域,而稳定很大程度上在于中国政治领域和社会领域。发展是第一要务,稳定是第一责任。发展是稳定的基础,稳定是发展的条件。“发展”的不确定性风险和“稳定”的不确定性风险在中国复合转型中紧密捆绑,容易形成不确定性风险的共振效应。因为,改革创新活动要触碰原有观念,触动固有利益格局,在涉深水、闯险滩时期,会诱发甚至激化不确定性风险。在经济学中,人们为了把控风险、规避风险,会通过购买保险的方式来应对,其重要作用就是分担风险、分散风险,将风险降到最低程度。“政策试点”具有分散性和局部性特点,具有收放自如的优势,可以分散改革创新风险,并及时将风险化解在源头,确保改革创新始终在可驾驭的环境中进行。正所谓船小好调头,风险可控、效果可期,为降低风险打牢基础。改革创新不是毕其功于一役、一蹴而就的,而是久久为功的。这就需要在一定范围、一定行业、一定领域内先行先试,分批次、分阶段铺开,不断检验、不断修正和不断调整,防止因政策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