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8年9月中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2018年2月中期

地方政府绩效评估改革的动力传导机制研究/周书楠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周书楠 日期:2018-02-28 16:04:30
  【摘  要】地方政府绩效评估对提升其绩效管理水平和地区整体发展具有良好作用,而现阶段,地方政府绩效评估出现了滞后性,核心原因是缺乏改革动力,突出表现为外部动力传导机制不均衡和内部动力传导机制异化。重塑地方政府绩效评估改革的动力传导机制,一方面,要积极构建地方政府与民众之间的沟通、回应关系,促进良性外部动力传导机制形成;另一方面,要强化上下级政府之间的民主合作关系,构建良性内部动力传导机制。
  【关 键 词】地方政府;绩效评估;动力传导机制
  【作者简介】周书楠(1978— ),女,东莞理工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公共传播管理。
  【中图分类号】D630;C9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606(2018)05-0032-03
 
  地方政府“上承中央,下启地方”,是中央政策的执行者,对地方经济、政治、社会各方面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是国家机制有效运行的关键环节。因此,对地方政府进行绩效评估是以导向和激励机制促进其自身建设,提升地方治理水平,从而促进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重要举措。中国对地方政府实行的绩效评估受新公共管理运动理论和传统政治的共同影响,在理论和实践上取得了相应成果。但是在全面发展时期,地方政府绩效评估出现了滞后性,在法律保障、评估体系、评估反馈等诸多环节与时代发展不相适应,起不到应有的科学导向作用。学界认为,地方政府绩效评估滞后的核心原因是缺乏改革动力,突出表现为改革动力传导机制不完善。
  
  一、地方政府绩效评估改革外部动力传导机制不均衡
  
  地方政府绩效评估改革的外部动力是社会大众或者社会组织向地方政府施加的压力。在中国,民众的压力是推动地方政府绩效评估改革的主要动力,它虽然表现为多种形式,如常规的、非常规的,正式的、非正式的,但其所反映的核心内容是一致的。[1]这一点在国外的政府绩效评估上同样适用。以美国为例,美国政府绩效评估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而当时的社会背景是政府出现信任危机,以及接踵而至的民权运动,使得美国政府不得不采取政府绩效评估方式来安抚民心。通过对西方国家政府绩效评估的理论与实践研究的梳理可以发现,绩效评估具有普遍性,即它的主体不局限于中央政府或者某地方政府,而是全面性的绩效评估。这主要是因为西方国家地方政府绩效评估的外部压力受力均匀,每一级地方政府都受到民众的压力。这种具有均衡性的外部压力传导机制使得绩效评估在各级政府普遍实行,推动了政府治理水平的整体提升,同时也缓解了由中央政府推动的自上而下行政改革的压力。西方政府的均衡性压力与其国家体制存在很大的关联性。[2]再以美国为例,美国实施联邦制,除联邦政府和联邦成员政府之外的都是地方政府,并且美国普遍实施直接选举制,这就使得地方政府直接对民众负责。美国政府之间的层级关系表现得并不明显,地方政府的等级与其所辖行政区的大小是没有必然联系的,都是州政府的直属政府,并且美国地方政府相比中国地方政府来说,其自主权更大。在这种情况下,民众可以直接与地方政府产生联系,地方政府也可以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民众而不是上级政府身上,民众的外在压力转变为政府绩效评估动力的传导途径就显得尤为畅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