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0年6月下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2019年9月下期

从行政吸纳到双向嵌入:国家—社会关系视域下的网格化治理——基于苏州渭塘的经验探讨/江亚洲 施从美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江亚洲 施从美 日期:2019-09-06 16:40:44
  【摘  要】当前盛行的网格化治理主要是通过再造基层管理组织和整合基层服务功能,在社会治理秩序层面带来一定的成效,但它背后是一种行政吸纳社会的逻辑。就社会治理层面国家—社会关系良性发展的方向来看,网格化治理的逻辑应从行政吸纳社会向国家—社会的双向嵌入演进,即在网格化治理建设过程中,要同时兼顾国家将自身的目的和意志借助网格化治理嵌入基层社会和社会主体依托网格化治理嵌入国家两个维度。
  【关 键 词】基层治理;行政吸纳;双向嵌入;国家—社会关系;网格化治理
  【作者简介】江亚洲(1990— ),男,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政治学理论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基层社会治理与政治文化;施从美(1971— ),男,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社会组织与政府购买服务。

  【中图分类号】C9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606(2019)18-0030-03   

 

  一、研究的缘起

  转型期我国社会急剧变迁,带来了社会复杂程度和不确定因素的同时增加。面对这种局面,基层政府如何探索和调适自身结构以确保治理有效成为一个重要问题。近年来,网格化治理得到了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从基层实践到学术理论界的关注。就笔者在苏州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村镇治理一张网”“网络+网格”是基层政府在工作中总结出来的常用方法,由此可见,网格化治理已然成为基层治理的一个重点和亮点。
  学者们在研究网格化治理时保持了较为谨慎的态度。目前学界对基层网格化治理有正反两方面的观点。支持的观点认为,网格化管理表现了问题制导、精细化管理与服务、联动执行、组团服务、责任到人、风险控制等优势,诠释了“横向到边、纵向到底、全面覆盖、不留死角”的内涵。反对的观点则认为,网格化治理存在网格管理事权界定不清、公民参与度低、强化社会控制、降低社会活力和压缩自治空间等问题。[1]要使网格化治理在基层治理中成为一种常态化的存在,就有必要将它跟基层社会治理民主化甚至是基层自治联系起来理解和建构。这与中央所提出来的“促进基层群众自治与网格化服务管理有效衔接”的指导思想也是契合的。所以,还应该引入国家—社会关系理论来分析基层社会的网格化治理。首先,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本身就是基层治理中无法回避的问题。其次,只有厘清了基层治理中国家与社会关系的界限,网格化治理中网格管理员的权限、基层自治空间等问题才有了界定的根据。完善基层社会的网格化治理,应该从国家—社会关系状态下隐含的问题,以及推动二者关系良性互动发展的角度入手。
  二、行政吸纳社会逻辑驱动下的网格化治理及其限度
  行政吸纳社会是中国人民大学康晓光教授等在分析中国大陆国家与社会关系时提出来的概念,它是指政府利用“控制”和“功能替代”的手段,使得对抗性的市民社会结构无法出现。其中,“控制”是为了防止民间组织挑战政府权威而对政治权力的垄断;“功能替代”是通过使用“延续”“发展”“收编”“放任”等策略,培育出政府可控的社会组织体系,用它们来满足社会的需求,进而从功能上替代那些自治的社会组织。网格化治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