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9年8月下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2017年7月中期

2017年7月(中)学术推介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领导科学 日期:2017-08-01 18:27:45
  李笑宇在《协商与选举之辩:概念分析与理论建构——兼谈中国民主政治中的选举与协商》一文中指出,西方多党竞争性选举民主奠定在资本主义发展日趋成熟之后对权力、公民、国家的“去公共化”经验理解之上,反映了一种自私、冷漠的公民将政治事务委托给相互竞争的政客们打理的民主模式。多党竞争性选举民主理论的前提是公民的个人利益与权利;多党竞争性选举模式把公共权力比喻成一种商品,一个服务于追求私人利益的工具;在多党竞争性选举民主模式内,公民在政治活动中以一种工具论式的计算理性指导自身的行为。而协商民主理论试图在批判多党竞争性选举民主的基础之上恢复政治的公共之维。协商政治要求公民们进入政治领域,行使政治参与的权利,并从一个私人性与公共性结合的视角出发,围绕公共事务使用公共理性展开推理、辩论。文章通过分析指出,协商与选举具有各自的优势与劣势,协商并不一定能保证产生共识,选举则容易忽视对公民私人偏好的公共转换。而一个兼具协商与选举的民主模式在保留各自优势的基础上能够克服不足。这个理想化的理论模型是:在选举投票之前,尽量以协商的手段去实现公民个人偏好的公共性转换,在承认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下,最后的选举或者投票应建立在转换后的个人偏好基础之上。该理想模型在当代中国民主政治中的运用具体表现为: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内开发协商民主的资源与空间,在基层协商民主实践当中植入票决机制,最终使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互相契合、相得益彰。
  甘灿业在《能力贫困治理与民族地区农村人的全面发展探讨》一文中提到,能力贫困已成为新的贫困衡量指标,能力贫困主要指基本生存和发展能力的匮乏或缺乏充足的资源去获取社会公认的生活条件和参加某些社会活动的机会。以阿马蒂亚?森为代表的发展经济学家在能力贫困的基础上又提出了可行能力贫困的概念,可行能力是指个人有可能实现的、各种可能的功能性活动组合。文章引用阿马蒂亚?森的观点认为,可行能力的被剥夺才是衡量和判断个人或家庭是否处于贫困状态的重要指标,只有基于可行能力对贫困人口进行精准识别,才能够更为清楚地、全面地识别真实的和多种形态的贫困。当前,我国的贫困治理问题呈现出贫困人口越来越集中于“老、少、边、穷”地区,而在“老、少、边、穷”地区的农村贫困则呈现出能力贫困大于物质贫困的新特征。少数民族地区农村存在着健康生存能力、社会认知能力、经济发展能力、文化教育能力等多维贫困问题。因此,构建多元主体的少数民族地区农村能力贫困治理体系,建设以可行能力为核心的农村多维贫困识别机制,培养少数民族地区农村贫困人口贫困治理意识和能力,完善少数民族地区农村文化教育和社会保障制度建设是治理之道。同时,还应加大对农村贫困人口自我发展能力建设的投资,将单纯物质性援助的“输血式”扶贫逐步转化为以培育农村贫困人口自我发展能力为主的“造血式”扶贫,全方位地加强对贫困人口的技能培训,提高贫困人口克服困难的能力和自我发展能力,最终消除少数民族地区农村的能力贫困,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颜东在《负面人格特质与领导决策、领导下属互动行为》一文中提出,负面人格特质是个体无法适应社会环境所产生的一种偏离正常范畴的人格特质,负面人格特质与领导决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