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8年11月中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精彩阅读

酷能型领导的天路与末路

来源:领导科学 作者:聂世军 日期:2015-03-13 17:20:20

 酷能型领导的天路与末路

——张敞、李侍尧为官为人评鉴
 
  在我国历代的官僚队伍中,都有一种典型的官僚类型,即酷刻型能臣,他们勇于任事、铁面铁腕、大刀阔斧、无所不用其极,酷而能、能而酷或能而贪、贪而能,功罪难辨,大起大落,从领导角色类型上可以将其概括为酷能型领导。在我国现实的干部队伍中,这种类型的干部仍然较为普遍地存在,不少还成为政治明星,往往引人注目、引官效仿,但也令人侧目、毁誉交集。
  这些干部的鲜明特点是,想干大事、能任难事,行事方式往往是重结果不择手段,政治需要高于法治规则,秩序高于程序,“政治上正确”,符合更高领导的意图和稳定国家秩序的需要,尽管对手多、树敌多、反对的声音大,但因为有现实政治的需要,往往有上级的强力支持和包容,为官强势,为政强硬,为人强梁,敢于和能够不择手段、不计利害、不避嫌疑和毁誉地为官施政。他们能干事、能成事也能惹事甚至坏事,能实现公共利益,也能攫取个人利益,既具有不少可贵的为官品质,也有不少恶劣的行径,通常是一个特定时期当政者的宠儿和利器,但由于他们身上具有违背常情、常理、常法的原罪,随时都有可能被清算、被抛弃、被牺牲。他们在任时往往名声并不好,备受诟病甚至攻击,但离任后或后世却往往引人怀念。
  酷能型领导是非常规权力运行体制机制的产物,尤其会在人治和专制政治生态下大行其道。非常规政治永远都是政治的一种不可剥离的状态,酷能型领导的研究仍然具有现实和未来价值。为便于具体分析,特以西汉宣帝时名臣张敞和清代乾隆朝权臣李侍尧作为标本进行解析。
  张敞(生年不详,卒于公元前48年),字子高,西汉宣帝时大臣,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西南)人。其祖父张孺为上谷太守,父亲张福事汉武帝,官至光禄大夫。张敞以切谏显名,受到汉宣帝的重视和重用。当时,勃海、胶东地区盗贼并起,张敞主动请缨前往治理,但提出的条件是要有超常的赏罚之权,宣帝应允。张敞到胶东后,明设赏格,并且明令,群盗相互捕斩的可以除罪。对于追捕盗贼有功的官吏,他直接向尚书推荐调补为县令的有数十人,于是盗贼解散,互相捕斩,吏民安然,扰乱得以平定。其时,京师地区秩序混乱,长安街市偷盗尤多,百贾苦之。宣帝先后委派了几任京兆尹都没有解决好京师治安问题,就问计于张敞,张敞说有办法解决。张敞就任京兆尹后,采取以贼制贼的策略,招安贼首,从其内部攻破,通过其相互举告,穷治所犯,有的一人告发百余人,张敞将其全部施以刑罚,于是“鼓稀鸣,市无偷盗,天子嘉之”。
  张敞为人敏疾,赏罚分明,疾恶如仇,时时超越法律施威施福而又不离大端。他的治术形似酷吏,但重视研究《春秋》,以经术自辅,颇杂儒雅,往往表贤显善,不单用诛罚,因此能够全身而退,最终免于刑戮。张敞为官没有威仪,罢朝时走马街市,让随行吏卒驱赶行人,自己常常以扇遮面而过。他不太讲究士大夫做派,回到家乐于和善于为妇画眉,长安城中广泛流传着张京兆画眉特别妩媚的谈资。有司以此劾奏张敞,以为有失士大夫大体。汉宣帝拿此事问他,张敞坦然地应答:“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宣帝爱惜其才能,虽不认同其做派,也不
[1][2][3][4][5]